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鼯鼠 记录书法学习轨迹

广交朋友 寻求同道指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应纠正简化字的缺陷  

2015-11-01 17:14:55|  分类: 记事本_美文收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日出暖我心《应纠正简化字的缺陷》
 

应纠正简化字的缺陷

转自非洲表哥 的博客

 

走在大街上,经常可以看到剪发店的招牌写着“剪發”、“洗發”,干洗店外面有“幹洗”、超市里面卖着“老幹爹”辣椒酱,,,不禁直摇头,错用滥用汉字现象严重,连香港凤凰台也频频出错,如凤凰气象站在播报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的天气的时候,偏要画蛇添足,把无需繁化的塔什干给转换成塔什幹,甚为感叹国内社会大众在简转繁的时候特容易出错。
我们主张汉字可以适度简化,像 經 濟 興  國 ,简化成 经  济  兴 国,在原字形架构保留的情况下,减少若干笔画,是可以接受的。但是包括非洲表哥在内的有识之士均反对,以一个同音字替代多个不同意思的字,比如觉得“王”字四画、“汪”字七画难写,就偷懒将三画的“亡”字替代前两字,一国之主写成“国亡”、其子储君是“亡子”、书法家“亡羲之”、媚日投降派的“亡精卫”等。我想大多数的国人都会认为这样是不行的。
但是1955年开始推行的简化字却犯了几个致命的错误,最严重就是将幹、乾、干合成混淆为一个干字。
幹:幹什麽、幹嘛、幹活兒、幹部、有何貴幹?樹幹、老幹新枝、幹細胞、新幹線.
乾:乾燥、乾脆、乾杯、乾貝、乾爹、乾媽、牛肉乾、餅乾、乾洗、老白乾儿、衣服乾了。(念乾隆皇帝、乾坤的时候读 qian2 )
干: 干涉、干扰、若干、乌干达、与我何干?大动干戈、有何干系。
简化字把以上三个字的多重意思,都简单用一个三画的干字来表示,实在不敢恭维,严重引起字义混乱,除此之外缺陷较为严重还有将皇后的后(Queen)和後面的後(Behind)简化成一个“后”字;把脸面的面(Face)和麵条的麵(Noodles)简化成一个“面”字;用姓谷的、山谷的谷和穀子、穀物、稻穀的穀简化成一个“谷”字;拿發展、發达、發财的發和头髮的髮共用一个“发”字来替代。
除此之外容易引起歧义的还有:公里的里和裏面的裏合并为“里”,制度的制和製造的製合并为“制”,准许的准和标準、準头的準合并成“准”,游泳的游和旅遊的遊合并成“游”,划船的划和計劃的劃合并成“划”,姓范的范和規範、示範、模範的範合并成“范”,只是、只要的只和船隻、一隻鸟的隻合并成“只”,出征、长征的征和應徵、徵兆、稽徵的徵合并成“征”,心臟的臟和肮髒的髒共同简化为“脏”,歷史的歷和日曆的曆一并简化成“历”,如此使得汉字变得相当不够严谨。
诸如此类还有“斗鬥”不分、“松鬆”不分、“胡鬍”不分、“欲慾”不分、“于於”不分、“御禦”不分、“沖衝”不分、“郁鬱”不分、“系繋”不分、“苹蘋”不分、“奸姦”不分、“凶兇”不分、“出齣”不分、“丑醜”不分、“杰傑”不分、“余餘”不分、“咸鹹”不分、“注註”不分、“表錶”不分、“志誌”不分、“念唸”不分、“象像”不分、“分份”不分、“布佈”不分、“采採”不分、“舍捨”不分、“卷捲”不分、“周週”不分、“克剋”不分等等的不理想情况。以上部分例子是简化字应该尽速改正和重新规范的典型。
亲人不相见(親)、爱人不用心(愛)、工厂没机器(廠)…… 也是令人遗憾与诟病的问题。
汉字并不是笔画越少越好,笔画太少反而不易识读与记忆,如際、壩、掛这三个字,简化成了际、坝、挂,反而容易让人读成shi \ bei \ gui,不利儿童学习和成人理解。我曾经在海外教过中文,做过一个实验,拿仅、汉、叹、权、劝、邓、对、戏、圣这组简化字,和僅、漢、嘆、權、勸、鄧、對、戲、聖这组繁体字给西方人学、看、记,结果是两组差异不大,简体并没有更容易好认和记住,繁体那组更容易引起老外的关注和兴趣,博友们不信可以试试。
  还有,旧、农、毕、专、马、华、买、卖等等是几个典型,构件排列违背汉字原理,“说文解字”这本书很好的阐述了汉字的造字规律,而如今简化文字者却一味贪图偷懒好写,汉字整体遭到了很大的破坏。
非洲表哥主张识繁写简,繁简字体均为中华文化的遗产,应和谐共存,双赢丰富中国文化内涵。
自从满清末年以来,汉字就成了中国落后的替罪羊,当时的许多知识阶层受限于自身眼界和那时代流行的观念,总想对汉字开刀,文字学界两派一直争论不休,直到1949年倾向于使用正体字的国民党人败退去台,带走了文字学界的传统派、保守派学者和老学究们,使得大陆上的简化派、拉丁派这些所谓进步人士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,加上中共向来使用简写在农村宣传,上层又亲苏,受到苏共主导的前苏联境内加盟共和国的文字变革和土耳其、越南文字拉丁化的影响,终于在建政若干年后,集民间的简写、异体字、俗体字之大成,参照辅以若干草书,创造出了“简体字”,并使之官方化,向中国大陆同胞统一教授,印刷品全面改成简体字,此后,因原正体国字相较于简化字比较繁化,所以“繁体字”这个词也逐渐出现和普及流传开了。
1950年代中期以后,文字简化,竖排变成横排,从前中国字的横批、横排是由右往左写,也改成从左至右写,改动是历史性的、空前的。此前一般称呼中国字就叫“字”儿、要不就国字或正体字,由于政治上对国民党的“國”这个字比较介意敏感,以及官方为了照顾(或说笼络)少数民族的感情,于是规定统一叫汉字,今天台湾地区依然称呼中国字叫“国字”,叫日本、韩国用的中国字才叫“漢字”。
汉语拼音的出身其实是经不起考究的,那是少数极左派学者创制的,其目的是消灭汉字,为汉字拉丁化铺路,以文字简化方案的一简、二简、三简作为过渡,最终达到废除汉字,像越南、北朝鲜那样,在中国使用拼音字母、拉丁文字的企图。
中国字本身就是符号,何须用罗马拉丁文字来拼读?如“王”字就念王,记住发音即可,现在旁边加注wang,纯属多余,试想如果美国人在记忆 W 这个字的时候要用中国的字( 打不溜) 来辅助记忆,那不是很滑稽吗? 我国古代最多有“两字相切”,如“冬”(都龙 切)  但也很少用,后来清末受“切音字运动、简字运动”和国语运动、白话文运动的影响,创制了民族形式的“注音符号”ㄅㄆㄇㄈ,,,很好嘛!为何要在1958年人大公布这套b p m f ……“英文”方案?而废除了民族形式的注音符号?其背后目的是不可告人的。
后来进入八十、九十年代之后,国内“左”的歪风得到遏制,语言文字学的进步发展,研究得出了汉字的科学性,国人对汉字的优越也得到进一步认识,加上汉字可以简单输入电脑了,也就渐渐听不到“汉字拉丁化”的声音了,人民日报也不再谈汉字拉丁化了,于是汉语拼音就仅仅成了大陆小学生的识字工具来使用。
我曾经主张在学校和国内废除汉语拼音,改用注音符号教小学生辅助识读汉字,汉语拼音仅作为教外国人学中国话、识中国字的工具手段,在对外汉语教学这个领域内使用。但感情上也是和大部分国人一样,这东西用习惯了,有其好用好使的一面,包括这篇文章也就是用汉语拼音打出来的,也就是那些主张停止使用汉语拼音的学者们口中说的,有一批不愿意放弃汉语拼音方案的人,他们主要是“舍不得”,这三个字形容的很贴切,我现在也觉得废除了挺可惜的。
眼下汉字字形空前的混乱,韩国、台湾、香港、澳门和海外老侨使用繁体;日本在1946年以后放弃“旧字”,公布的“当用汉字”比韩台港澳用的汉字简化些;中国大陆在1955年之后逐步推广更简的“简化字”,新加坡在1969年随之跟进。三种字体有着若干差距,我想海峡两岸应该首先协商,然后和韩国、日本的学者一道研讨,统一规范东亚地区的汉字字形,缩小差异,而不是走越来越远分道扬镳的路子较好。
在规范汉字新字形的时候,本人主张要充分照顾到大陆上习惯了使用简化字的人群,化解底层人士的畏难情绪,理解尊重农村地区和文化不高者的书写习惯,循序渐进的推广,切不可一夕之间变天,大众很难接受,影响了社会和谐。所以,较佳的方式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教授新汉字,社会上的印刷品、招牌、电视字幕、官方文件一切不变,待受过新字教育一代培养成长起来之后,问题自然迎刃而解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